看过最多次的电影好像是《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》,如果有幸能在电影院看一次就好了。

第一次看的时候,被青春的懵懂、怪异感动到热泪盈眶,甚至觉得自己的生活也豁然开朗;第二次看的时候,陌路相逢的好心爷爷看着他自己的手臂内侧,说“平时不怎么留意的地方,像婴儿一样啊”,我觉得非常悲伤;第三次,看到花认为汤田说的“是你把蜜蜂放在我背上的吧,那种痛一辈子都忘不了”是爱的告白,我感受到少女对感情的领悟的玄妙,太出人意料了,让我睁大眼睛。

即使画面不那么精美,人物的神态和动态也非常到位。导演对这些方面的奇妙的执着,似乎像是年轻的怪才一样,但没有关系,足够打动我。

我之前从未想过把它和国内一些青春片放在同一层...

我觉得我学的东西老被我用在奇奇怪怪的地方上。

晚上学日语学了一句「私は林檎を持っています。」然后刚刚躺在床上试图入睡脑子里晃荡晃荡突然蹦出来一句「私は金を持っていません。」

淦。

我渴望能与人有深层次的、礼貌的、发自内心的真实的谈话。

老实说我对谁谁剪头发了,谁谁发照片了,兴趣不大……

他们如同蝼蚁

把我的运气分给她吧。

毫无动力——

磕不动什么cp,也不想干暑假里必须要干的事情。

我这样真的能出逃吗……

20190708

这两天边搞作业边看《冰菓》,不知不觉竟然已经看完17集了……


看之前并没有了解什么信息,看着看着才发现是校园推理,推理的并不是什么类似于杀人事件、珍品偷盗事件之类的重大事件,只是高中生活中离奇的事件。

折棒是个推理小天才,脑子不错但是不愿意动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崇尚“节能主义”。实话说他推出千反田舅舅的事情的时候我确实很震惊,清新可爱的「氷菓」,翻译成英文是"ice cream",真正的意图竟然是“I scream”。但是聪明的折棒也会被利用啊,被白富美学姐的期待迷惑,给出了不是编剧本意的答案,成就了学姐半途接手的电影——《万人的死角》,但在与千反田...

磕cp看到一句话,“历久弥新的爱不以生命为句点”

好强,好rio

20190503

我大概有一瞬间明白了hxy以前的想法,我也碰到了同样的情况。

今天我瞥到桌上日历旁的便签,脑海里突然闪过要不要给外婆留一句“我爱你”。我与家人平常羞于表达这方面的感情,我们家也没有人说过这句话。但是家人的感情都很好,我们是无可替代的亲人。


但是我想到她万一等我坐上高铁,回杭州后,才看到这句话,会不会很难过,甚至哭出来?

想到这里我就不敢写了。她在我面前是个坚强的老人,但我不知道我走后她褪下坚强的面纱,看到这个纸条会不会突然难过。我不希望她难过,开开心心地过每一刻才好。

也是这次回去,听说75岁以上老人不能办电瓶车车牌了,我问了她她几岁,才反应过来她已经过了75了。她远没有我想的那样...

20190502

回家了在阳台上蹲了一会,发现自己找不到鸟了,不是笼子里养的,是外面飞的树上停的那种。明明鸟鸣的声音不绝于耳,但我抬头试图在丛丛绿叶中寻找它们的身形,一无所获。

在学校我只要听到鸟叫,循声看过去基本上都能看到。学校的鸟有的大有的小,有叫起来死难听还特别喜欢叫的,也有难得看到的安安静静、在学校里扑腾翅膀飞来飞去的白色大鸟(我猜是白鹭?),有时食堂里也会飞进来一两只小麻雀,在地上蹦哒蹦哒,觉得没意思又从窗户缝中飞出去了。

我外婆很喜欢鸟,曾说过下辈子当鸟也不错。而我觉得鸟展翅飞起来的样子很自由。


关于游戏

其实我挺怕在狒狒里玩治疗玩的不好给人造成麻烦的,毕竟在我感觉里这个游戏不能打的菜,菜会让别人给自己造成的问题擦屁股。但是我很喜欢治疗职业。

我主职是诗人,我自我感觉打的还行(……)细节没扣,有时候蠢了也会掉dot没上直线buff之类的,但是平常日随打的dps都是第一第二,不至于dps打太低了让别人得多费点劲补上我的。众所周知诗人定位是团辅,但我却是个经常打嗨了就忘了监控队友的憨批,以前行吟诗人的小步舞曲这个技能我摆在那里就从来没按过,技能作用其实也没认真看,蓝歌技力歌都是想起来看一眼队友状况,或者别人用宏提醒我才用。直到有次我朋友打诗人打太菜被挂了,挂她的那个人说了句“dps打的低,就多唱回...

1 | 15